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离退休干部工作专题 > 医疗保健
我眼中的中医
发布时间:2016-07-20

  之前有段时间一直想关于如何看待中医写一点什么,可是很怕自己的专业反而导致谈论的不够客观,所以沉淀了一段时间才写了以下内容。

  中医是文化还是科学,我个人认为文化是偏于精神层面的,譬如儒家文化,道家文化,佛家文化,基督教文化,阿拉伯文化,科学是偏于物质层面的,是以自然科学为主的学科,从这个角度看中医偏于用药物诊治疾病而不是一种宗教信仰,所以应该还是属于科学的范畴,只是不归属于现代科学的门类而已。

  中医学是否是客观的,我个人认为中医治疗疾病总体上说是客观的,但是正如一些批评的声音所说的,中药对于副作用的研究相比现代医学是存在不足的,中医学理论中对于每味药物的毒性以及解毒方式也有记载,自神农本草经伊始就已经将药物分成上中下三品,其中上品药物就是基本无毒的,也就是现在可以药食同源的药物,目前上临床使用的大部分药材都是这一类,当然有毒药物在组方中也是有一定必要的,比如大家很惧怕的细辛,该药温肺化饮,对于老慢支效果非常好,毒性药物该怎么使用?药典给出了最低标准,也就是无论体质如何在该用量范围下都是无明显毒副作用的,炮制方法和煎煮方法也显著的影响中药性能和毒性,比如附子武火煎煮一个小时后,其毒性生物碱就完全降解了,剩下的就是有用的成分。中医学相关的研究不少,包括现代毒理学方法的研究,但是都是散在在文献中,不太系统。另一方面在政策导向上面,决策层对中药的认识就是无毒的,所以没有纳入处方药物管理,中药厂和医生为了效益也迎合这种观点,所以在中药的研究上毒理研究比较缺乏,直接反应在药品说明书上就是很粗糙,毒理研究不容易创造经济效益,研究机构也不愿意做,以上种种原因使中医学毒理研究还基本停留在几十年前的水平。我们应该客观的认识中药的毒副作用,并且深入研究,而不是顶着无毒无害的免死金牌自欺欺人。中医治病疗效的客观性常常被忽略是不太公平的,就退热来看中药治疗发热的组方很多,因人因时各有不同,我个人的经验如果辨证准确服药后两小时左右就能逐步退热,而且热退后不容易发生反复,很多急性病中医是有绝招的,但是在现代社会这些方法已经完全被西医学的抢救替代了,记得当年在东直门实习的时候中风急性期的病人家属同意的都会鼻饲安宫牛黄丸,用了中药的明显恢复的更快,后期也恢复的更好,但是这些效果并不被主流的医学接受为病患服务。中药厂为了实现安宫牛黄丸的快捷给药弄出了清开灵注射液和醒脑静注射液,效果接近于安宫牛黄,后来药厂为了扩大效益就将清开灵适应症扩大,很多发热病人也用,在温病学领域安宫牛黄是针对热陷心包的,临床上大多数都属于热邪或寒邪在表,用了清开灵,很多出现了过敏,中医理解就是药物过于寒凉导致邪气内陷引起,这些在中医的医案中有记载,但是没有人愿意研究,就是因为研究了短期影响销售量。中医学治病讲辨证论治,如果所有的心脏病都用复方丹参能解决问题,那就真的不需要辨证论治了,所以有很多人是不适合的,怎样辨别,只有政策层面将中成药纳入处方药物,由中医从业人员开具处方,还要避免西医医生开中药处方,这样能够一定程度避免中药不良反应,也建议大家在不太确定的情况下不要莽撞用药。

  中医治疗效果是否是心理效果,不只是中医学,西医学看病也存在心理暗示效果,很多人看了医生还没有吃药病就好了,尤其是看了专家,这种心理上的治疗效果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我个人认为是有一定益处的,所以很多很亲近关系的家人看病我虽然能看,但也会给他们挂专家号看,就是借用了这种心理暗示,但是心理暗示的作用效果持续不会很久,两三天就过去了,一周之后的明显改善效果很难归于心理暗示,另外一些急性病,如发热则是很难通过心理暗示治疗好的,中医治病效果应该是客观存在的。还有人疑问,找不同的中医大夫看病往往开出不同的方剂,所以认为很不客观,医学是涉及人体的科学,人类对于我们自身的研究还远远不够,每个医生都在摸索真理,就像盲人摸象,看到角度位置不同,结论就会有差别。另外即使辨证完全相同,在用药上相似的组方很多,性味类似的药物也很多,所以不同人开出的药物基本上不可能是完全相同的,但有可能是都有效的。

  中医为什么还要尊崇几千年前古董级的治疗方式,中医学是不是还停留在几千年前,伤寒论作为一部经典著作,有划时代意义,一共记载了300多首方剂,可以说是是将内经的理论转化到实践中的首部著作,之后的医家不断完善,金元四大家,张景岳,叶天士等等,直至清代很多温病学家补充了外感热病的诊治,目前已经有上万首方剂,药物应用也远远超过了伤寒论。常常举例指南针,虽然指南针外形在改变,但是其本质没有变化,我们一直要研究这种规律,内经,伤寒论就是记载这些规律性内容的著作,而病案著作就是具体应用的范例。

  中医学是黑箱理论,这个说法十分流行,我个人认为这样评价不太恰当,人体不能看做黑箱,黑箱是没有任何线索的,中医诊病需要病人的症候作为线索,通过望闻问切的方式获取这些线索,判断体内的改变,与破案一样,起初的判断也有可能被推翻,一切都以证据证明的事实作为标准,从这个角度看中医学是很客观的。

  任何科学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有批评方能知不足,知不足方能进步,与大家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