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的道路从来都是不平坦的。从发现青蒿素到把抗疟药送到患者手上,道阻且长。今天,我们再次踏上这段坎坷的创新之路,重新审视知识产权制度诞生前后科技人员所面临的不同选择,追溯国内外青蒿素的相关专利,去寻求中医药传承创新的动力之源——

“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面对登门采访的各路媒体,摘取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一再重复着她的获奖感言。

这份礼物是如此贵重,因为它挽救了全球范围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数以百万计疟疾患者的生命,成为用科学方法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并走向世界辉煌的范例。然而,这份礼物又是如此“廉价”,由于当时历史的原因,我国尚未建立专利制度,这一极具医疗价值和市场前景的原创性发明未能得到保护。近半个世纪过去后,我国青蒿素产业仍然处于价值链低端。

假如提取青蒿素这一事件穿越到现在才发生,那等待它的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

1969年,卫生部直属的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屠呦呦加入“523项目”,正式成为中国抗疟新药科研集体的一员。彼时的中国正处于特定历史时期,科技落后,社会动荡。数年间,屠呦呦和团队经历了190次失败,终于历尽艰辛,利用乙醚提取出青蒿中有效抗疟成分,成功制取抗疟效果为100%的“中国神药”青蒿素。这在当时的中国乃至世界而言,都是一份无比宝贵的财产...[详细信息]

根据《自然》杂志的一份报告,全球每年有超过5亿人感染疟疾,患者大多在非洲。这正是青蒿素最大的市场。通常来说,一个产业要想发展,必不可少的就是在预期的市场地域进行专利布局。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委托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医药生物发明审查部审查员进行全球专利文献检索发现,截至2015年10月10日,在青蒿素领域,全球发明人共提交了1099件专利申请...[详细信息]

“并不是有了专利制度就可以高枕无忧,专利所发挥的作用及获得的收益还与产业的技术水平及整体产业化能力有关。”长期关注青蒿素产业的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医药生物发明审查部岳雪莲如是说。

得知屠呦呦获诺奖的消息,华立集团董事局主席汪力连夜撰写千字长文——中国企业在国际竞争中缺乏引导和支持,导致中国企业逐渐失去本应有的在全球抗疟药市场的领先地位。“一个世界公认的中国人发明和创造的成果...[详细信息]

一个诺贝尔奖,远不能概括屠呦呦及其团队数十年的付出,多少创新者依然在默默无闻地埋头耕耘,为国家的创新发展挥洒着热血,期待着中国制药产业国际化的春天。在历史的长河中追溯青蒿素及其衍生药物的专利故事,浮现在人们眼前的是这些超出国家发展阶段的创新成果不断遭遇国内外各种困境的辛酸历程——缺乏完善的专利制度,囿于开拓市场能力不足,即使获得了杰出的科研成果,也难免陷入价值链洼地。发生在青蒿素上的一系列“遗憾”固然令人叹惋,但这正是一个国家由弱到强、由模仿到创新、由追赶到领先所必须付出的“学费”...[详细信息]